去成都,为什么要去都江堰?

2020-12-08 来源: 天行旅游资讯网

文章来源:星球研究所

在成都西北部

有一片与众不同的土地

论面积

它只是14000km2大成都的1/12

论行政区划

它也只是成都下辖20个区县市的一份子

(都江堰市方位转身,制图@巩向杰&郑伯容/星球研究所)

但是

它取名为都江堰

一个以古代超级水利工程命名的城市

这个名字便注定了

它的不凡

在这里

横断山脉与成都平原

比肩为邻

一边万峰矗立

一边沃野千里

(从城市远眺巍峨矗立的群山,摄影师@何益)

在这里

河流穿行于高山峡谷

又漫流于辽阔平原

一边咆哮激荡

一边随性发散

(平原上摆荡的河流,摄影师@李祺)

在这里

被列入世界自然遗产的

四川大熊猫栖息地

与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的

都江堰水利工程和青城山

鼎足而立

前者是

历经800万年演化的孑遗国宝的家园

后两者是

持续运转2200多年的工程奇迹

和香火绵延1800多年的道教名山

(青城山与大雪塘同框,摄影师@蓝天)

这里究竟是

一片怎样的土地?

为何不会诞生

截然不同的两类奇景?

01

超级阶梯

都江堰地处

青藏高原与成都平原

的过渡性地带

从高空俯瞰

一座明晰的“台阶”

将近南北方向延伸

将其分成两个迥然相异的世界

(青藏高原-成都平原过渡带的“超级阶梯”,制图@巩向杰&郑伯容/星球研究所)

“台阶”以西

是群山的世界

两大山脉分据南北

(都江堰市地形示意,制图@巩向杰&郑伯容/星球研究所)

北部是龙门山

地形平缓较大且高差占优势

其中光光山最低

海拔4582米

为都江堰市最高点

(从城市远眺光光山,摄影师@刘向琼)

南部归属于邛崃山东支

其中令人瞩目的是

海拔2434米的赵公山

笔直陡的山体一字排开

构成一堵“密不透风”的山墙

(请求横屏观赏,赵公山,摄影师@何益)

距赵公山不远处

则是闻名遐迩的青城山

由一系列山形各异的山峰组成

分别取名为高台、天仑、笔架、香积

青峰、丈人、鬼城、木鱼、铰子

玄真、飞抵、赤城、龙居、药王

乾元、三狮、凉风覆以、禅师岩

混元顶、轩辕顶等

人称“青城36峰”

其中高台山最低

海拔1260米

为青城第一峰

(眺望青城山,楼阁所在处即为高台山,摄影师@卢鸣浪)

“台阶”以东

则是平原的世界

低于海拔不足600米

(请斜屏观看,近处的平原与远处的高山形成鲜明对比,摄影师@陈和勇)

从高山到平原

急剧变化的地形

好似一道巨型屏障

挡住了水的去路

每逢夏秋季

远道而来的暖湿气流

沿着成都平原向西推进

迎面撞到上“超级阶梯”而被迫爬升

形成频繁的降雨

这便是知名的华西雨屏带上

(山中云海蒸腾,摄影师@刘向琼)

丰沛的降雨

在群山之中汇聚成溪

溪流纵横交错、倾斜打转

再加地形高差悬殊

或切割出峡谷

(虹口峡谷,摄影师@李祺)

或跌入成瀑

(山间瀑布,摄影师@曹维兵)

或流入湖泊

(龙池,坐落于龙池国家森林公园,摄影师@陈和勇)

最终

大大小小的河流

南流岷江

(岷江为都江堰市境内最大的河流,右图为流水直抵的岷江,摄影师@曾岷)

岷江汹涌澎湃

裹挟着砂土碎石

冲向山口,进入平原

在山前不断打转

砂石呈圆形扇状沉积

经年累月之后

居然冲积出有一片广袤的沃土

(冲积扇形成转身,制图@杨宁/星球研究所)

非常丰富的地貌、丰沛的水源

以及温润的气候

则在“台阶”的两侧

孕育出两种生命世界

群山上

植被郁郁葱葱

参天古木遮天蔽日

(植被布满山体,摄影师@李祺)

以青城山为事例

森林覆盖率超过72%

四季苍翠、幽静莫测

其中不乏

珙桐、银杏、青城石栎等

多种孑遗、珍稀和特有植物

(青城山中遮天蔽日的树木,摄影师@曹维兵)

还有大熊猫、金丝猴、猕猴等

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

(龙池国家森林公园中的猕猴,摄影师@肖树清)

平原地带

则成了人类的家园

早在4500年前

先民们便踏足了这片土地

他们开垦荒地、栽种农田

(农田景观,图片来源@视觉中国)

就这样

迥异的地貌、水系、生命等

在这里各安其所

特别的地理位置

让都江堰出了一座

分隔两个世界的“超级阶梯”

(山地与平原,摄影师@巫栎鸿)

但是

从阶梯流水而下的岷江

在平原上侵袭洪水泛滥

却成了人类的大麻烦

02

超级工程

多雨季节

水量暴增的岷江

在冲向山口之后

有如脱缰的野马

漫过堤岸、肆意横流

将平原地带变为一片汪洋

正所谓

(引自岑参《石犀》)

江水初荡潏[yù],蜀人几为鱼

另一方面

冲向山口的岷江

并没顺直流入整个平原地带

而是迎面撞上了玉垒山

于是江水只能被迫向南

从而造成了成都平原东旱西涝

(岷江被迫向南流动转身,底图源自@Esri Image Map)

一边是洪水侵袭

一边又赤地千里

面对岷江这样的“捣蛋分子”

一场宽达两千多年的水利运动就此进行

其中最著名的当属

都江堰水利工程

(都江堰水利工程全貌,摄影师@陈和勇)

整个工程

主要分为三个部分

第一部分

是一座分水堤坝

名为“金刚堤”

它将岷江分为近西一侧的外江

和附近玉垒山一侧的内江

堤坝的顶端名为“鱼嘴”

(现今的鱼嘴由混凝土和鹅卵石筑就,右图为平缓放入水中的鱼嘴,摄影师@赵靖影)

鱼嘴

可以根据水流的流量

按固定比例构建分流

在丰水期

岷江径流量大

流经鱼嘴的江水

有六成的水量进入外江

四成进入内江

而枯水期则恰恰相反

这乃是“四六分水”

堪称精巧绝妙

(鱼嘴分流转身,制图@郑伯容/星球研究所)

(点击下方图片,查阅不同时期的内外江对比,摄影师@邓青)

此外

鱼嘴还具有排沙的功能

以洪水期为事例

大量的水流转入外江

同时也拿走了大部分沙石

而进入内江的沙石

则必须工程的第二部分来处理

在金刚堤的末端

有一段名曰“飞沙堰”的平坦堰体

仅比河床高出约2米

一般情况下

它属于内江堤岸的一部分

(枯水期露出水面的飞沙堰,摄影师@李昌华)

当洪水来临时

内江水位迅速下沉

低过堰体的水流

便不会阻塞至外江

与此同时

内江中的沙石

也不会在河流弯道环流起到下

沿着堰体消化出去

故而得名“飞沙堰”

(汛期飞沙堰溢流的场景,摄影师@唐潮)

工程的第三部分

则是一道

位于玉垒山山脊上的缺口

(玉垒山山脊上的缺口,摄影师@巫栎鸿)

内江水经此缺口

流向辽阔的成都平原

而且其细长如瓶颈

可像水龙头般掌控入水量

人们赞其为“宝瓶口”

(俯瞰宝瓶口,摄影师@唐潮)

就这样

鱼嘴、飞沙堰、宝瓶口

另加其他辅助设施

便构成了这座宏大的超级工程

都江堰

(现今都江堰工程示意,制图@巩向杰&郑伯容/星球研究所)

但是如果仅止于此

都江堰水利工程也许算不上伟大

它的特别之处展现出在

三个方面

其一

选址

战国时期

秦国蜀郡守李冰及其子李二郎

总结前人的水利经验

又探查周围地貌和勘测岷江

最终将工程方位选在了

岷江穿过山地与平原交界的一点

(都江堰水利工程所在位置,底图源自@Esri Image Map)

其二

持续千年的维修

都江堰并非

一项一劳永逸的工程

沙石淤积会改变河道的形态

从而影响工程整体的效用

所以

疏浚河道必不可少

每逢冬春之时

岷江水位上升

人们须淘除沙石直到必要深度

为此河底至今还放置有

4根标记深度的“卧铁”

同时

飞沙堰、金刚堤等其他结构

也须完成加固和修缮

(2014年冬季维修鱼嘴的场景,摄影师@张铨生)

一年一度的工程维护

人称“岁修”

这也正是都江堰历经2200多年

依然发挥作用的奥妙所在

(岁修是一项简单的系统工作,相传李冰曾将岁修总结为治堰准则六字诀:深快活滩,低作堰。下图为金字刻有在二王庙石壁上的六字诀,摄影师@张铨生)

其三

放射状灌溉系统

经宝瓶口流出的内江水

为成都平原获取了可靠水源

为了将水源的价值充分发挥极致

历朝历代的人们

又将内江一分为二,二分为四

蒲阳河、柏条河、走马河、江安河

四条干渠在平原地带发散出去

(请横屏观赏,四大干渠穿城而过,摄影师@陈和勇)

再由干渠细分为

更多、更小的河道和水渠

它们流经田野

(水流滋养的农田,画面远处为外江,摄影师@张铨生)

穿过城镇

(城区中的柏条河,摄影师@唐潮)

纵横交错、契如蛛网

共同组成了

一个可观的放射状灌溉系统

灌溉面积在两宋时期便达到1300平方千米

比香港的面积还要大

(都江堰放射状灌溉系统示意,底图源自@Esri Image Map)

所以说

都江堰是名副其实的超级工程

它不光消弭了洪水猛兽

甚至还逆水害为灌溉之利

沦为惠泽万民的利民工程

与此同时

在都江堰水利工程的哺育下

一个超级成都

也随之诞生

03

超级成都

建成了都江堰

也就打开了成都平原的“水龙头”

得益于充裕的水源

农业得到快速发展

西汉史学家司马迁曾写道

(下文出自于《史记·河渠书》)

蜀守冰挖离碓(填),辟沫水之害,……有余则用溉浸,百姓飧[sūn]其利

旱涝连年的成都平原

从此沃野无垠

正所谓

(下文出自于《华阳国志·蜀志》)

水旱从人,不知饥馑,时无荒年,天下谓之天府也

(成都平原上一望无垠的农田,摄影师@陈和勇)

农业的兴旺

使得成都平原兴起为

中华大地上的经济中心之一

也曾让三国时期的蜀国

可以一度与吴、魏两国抗衡

上自秦汉、下至抗战时期

在无数次的战乱中

成都平原上的粮草辎重

被源源不断地送到前线

可谓国家资源储备的大后方

可以说道

有了都江堰

才有了富甲一方的成都平原

一个“超级成都”才得以诞生

(从飞机上俯瞰成都平原,摄影师@姜曦)

反过来谈

都江堰城市本身

则沦为了“超级成都”

进入青藏高原的门户

岷江以及众多河流

是交流山地与平原的天然通道

(沿岷江河谷伸延的松茂古道,起点位于都江堰,图片来源@视觉中国)

成都平原的各式商品

沿地下通道转入西部山区

西部山区的山货特产

又顺着地下通道而下

经都江堰而后运往成都

就这样

都江堰沦为了

成都平原与西部山区的贸易中转站

曾有谚语风行民间

搬不完的灌县

填反感的成都

(都江堰市古称灌县,下图为灌县古城,摄影师@艾斌)

都江堰还是“超级成都”的

边防重镇

在历史长河中

成都平原多为国家边境

而跨越山地与平原的都江堰

自然便成了成都的西部屏藩

尤其在唐代

这里是唐王朝与吐蕃王国的争夺战前线

为了镇守这一堡垒

唐王朝在岷江河畔的玉垒山上

建造了玉垒关口

它倚崖临江、居高临下

被誉为“川西锁钥”

(雪中的玉垒关口,摄影师@曾岷)

而都江堰城市

也变得繁华富饶、家给人足

令人流连忘返

(青城山下的古镇,摄影师@叶长春)

密布的水渠相连千家万户

各式古桥连通两岸

有横跨岷江的索桥

(安澜索桥,摄影师@叶家骐)

也有雕梁画栋的廊桥

(内江上的南桥,摄影师@王毅)

各类建筑装饰大地

既有楼殿亭阁层层错落的二王庙

(二王庙,摄影师@余振威)

也有守护一方的城隍庙

建筑对称分布

蔚为壮观

(规模宏大的城隍庙,摄影师@邓志昂)

其中最著名的当属

道文化源远流长的青城山

(青城山山门,摄影师@李琼)

山中宫观

倚山而立、巍峨气派

(青城山上的老君阁,摄影师@陈和勇)

除了道教宫观

还有隐于山林的各种佛寺

(普照寺,摄影师@王进)

儒家文化

同样在此生根发芽

文庙等建筑拔地而起

据传在明代

都江堰河西地区文风不昌

人们因而筑成奎光塔

“以蓄其气”

(奎光塔,摄影师@陈和勇)

值得一提的是

为了感念李冰父子之功

当地人将其尊为四川保护神

这便是风行于四川的“川主信仰”

(毗邻宝瓶口的伏龙观,奉祀李冰父子,摄影师@陈和勇)

而青城山和都江堰

又吸引了无数文人墨客前来拜访

杜甫临都江堰

而豪气干云

(下文出自杜甫《登临》)

锦江春色来天地,玉垒浮云逆古今

陆游安青城山

而文思泉涌

(下文出自陆游《登上清小阁》)

云作玉峰时特起,山如翠浪尽东倾

(青城山,摄影师@唐潮)

这就是

都江堰的故事

现如今

故事仍在继续

04

尾声

都江堰水利工程

在现代化水闸、水库的护持下

绽放新颜

2006年

距离都江堰市区9km的岷江上游

一座大型水利工程横空出世

即紫坪砖水利枢纽

它不光集防洪、发电于一身

更是1600万成都人

用水安全的重要确保

(紫坪砖水利枢纽,摄影师@陈和勇)

水的“尽头”也在延伸

收敛状灌溉系统继续蔓延到拓展

连接沱江、贯通龙泉山

截至目前

都江堰灌区面积多达23000平方千米

相当于成都平原的1.2倍

其中灌溉农田达到1091万亩

(都江堰灌区示意,制图@巩向杰&郑伯容/星球研究所)

关隘风云早已黯淡

昔日的航运、古道

也被铁路、高速公路所代替

(成灌快速铁路,摄影师@周政)

以都江堰为节点

一张交通网络已然铺陈开来

北返九寨沟、南达峨眉山

西抵四姑娘山、东通成都

而且凭借成灌快速铁路

都江堰步入成都“半小时生活圈”

(都江堰市交通示意,制图@巩向杰&郑伯容/星球研究所)

而超级阶梯

彰显都江堰城市的生态优势

正在大放异彩

上世纪八十年代

都江堰引进了优势猕猴桃品种

充分利用山区独有的气候和土壤

如今已经打造出一个

亚洲仅次于的特色猕猴桃生产基地

(猕猴桃生产基地,摄影师@张铨生)

自1988年起

植物学家通过选育、试验

搜集保存了300多种野生杜鹃

在此顺利创建了

亚洲最大的人工栽种杜鹃花基地

中国杜鹃园

近年来

大熊猫繁殖野放研究中心

和大熊猫救助与疾病防控中心

相继落户于此

这意味着都江堰不仅成为了

大熊猫由人工繁殖走向野外世界的大门

而且还将为它们保驾护航

(大熊猫繁殖野放研究中心,摄影师@张铨生)

也正是这

超级阶梯的给与

超级工程的塑造

超级成都的崛起

让都江堰成为了天南地北的旅行者

“超越预期”的向往之地

自2009年起

都江堰的旅游人次

便以每年100万的速度快速增长

2019年的到访人次已经多达2600万

(2009-2019年都江堰市旅游人次变化,制图@郑伯容/星球研究所)

所以

为什么要去都江堰?

都江堰

因一座超级水利工程

而早已名扬天下

但它又远不止于此

只有当我们追随滚滚江水流经这片土地

才不会找到其与众不同的魅力

都江堰是“二元”的

它地处高山向平原的巨变地带

东面茫茫群山、面拥万里平畴

一边庇佑生灵、一边滋养人类

都江堰又是“相连”的

蜿蜒曲折的岷江犹如一条纽带

连接起高山与平原

同时越来越发达的灌溉系统

再相连起万顷良田和千家万户

这就是都江堰

不止是超级工程

(都江堰的城与山,摄影师@蓝天)

本文创作团队

撰文:牧陆

图片:渡江雁

设计:郑伯容&杨宁

地图:巩向杰

审校:风子

封面摄影师:袁博

【祝贺】本文在创作中得到了「中共都江堰市委宣传部」的大力支持,图片内容也得到了公众号「遇见都江堰」的鼎力相助,特此感谢。

【参考文献】

[1] 都江堰市地方志办公室. 都江堰市志[M]. 方志出版社, 2013.

[2] 应金华等. 四川历史文化名城[M]. 四川人民出版社, 2000.

[3] 四川省地方志编撰委员会. 都江堰志[M]. 四川辞书出版社, 1993.

[4] 庄平. 华西雨屏带及其对我国生物多样性保育的意义[J]. 生物多样性, 2002.

... The End ...

星球研究所

一群国家地理控,专心于探索极致世界

上一页:登高望远,金秋时节的八达岭长城竟如此惊艳

下一页:都江堰,一生必去的地方!

相关阅读